贵州11选五开奖结果 > 玄幻魔法 >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 第一千零四十章 你是在说谁?
    希格斯的魔药工坊里,灯光仍旧昏黄。

    坩埚里的浓稠药液正不断沸腾着,缕缕雾气随着一个个气泡的破裂而飘然升起,在这间制备室中弥漫了开来。

    排列在两条长桌边的家养小精灵们,也依然在任劳任怨地工作着。他们就像是一台又一台的麻瓜机械,将药剂装瓶、贴标、摆放,没有一个敢做多余的动作。

    是的,只要有活儿可以干,那么家养小精灵们就不需要休息——即便是他们自己,恐怕也是这样认为的。

    不过,当然了……希格斯女士似乎也不需要休息。

    “?!?br />
    玻璃制的搅拌勺在坩埚边沿轻轻一磕,将挂在上头的墨绿色药液抖落回了锅里,她这才将搅拌勺小心地放到了一旁的清理池内。

    而随着她这轻微地一磕,在那清脆的敲击声中,一股奇特的气味顿时便自那刚搅拌完成的坩埚中飘扬了起来。

    老实说,那味道着实是不太好闻,总觉得会让人从中联想到呕吐物的酸臭味——对了,而且还是刚被煮沸了的那种!

    可眼下的希格斯女士,却反而稍稍前倾上身,凑进那浓郁的烟雾中极为陶醉地深吸了一口气。

    然则,难闻的东西终究还是难闻的。

    即便希格斯在凑过去时摆出了那么一副痴迷的表情,但在真正将那些雾气吸入鼻腔之后,她却还是不得不一边大声呛咳着、一边强忍住了自己喉头的那阵翻涌。

    很显然,她喜欢的其实根本就不是那股子气味,而是这一坩埚魔药本身。

    “咳咳咳……终、咳咳……终于,”希格斯仍在咳嗽,但却并不妨碍她为之感叹,“终于制备成功了!那么接下来……”

    可惜,她话都还没来得及说完,那坩埚内忽地便传出来一声莫名的裂响。那动静不大,却让希格斯脸上的笑容猛地就僵住了。

    “哦!不——”

    就在她瞪大了眼睛低呼出声的那一瞬间,和上回一样的炸响声猛然传遍了整个房间,再度将家养小精灵们都吓得一阵哆嗦。

    而实际上,这却并非是一次爆炸,因为就连那银质坩埚都没有随之炸开。

    恰恰相反,此时那原本正在翻滚沸腾的药液,却反而都在刹那间凝固了起来,再没了任何的液态特征。

    “笃笃?!?br />
    正当希格斯一脸恼火地捶了下桌面之际,两记不失礼貌的敲门声蓦地自门口那边传来,这令她不由得便是一愣。

    平日里除了那几个其他纯血家族的采购人以外,基本上是不会有人到她这里来的。今天又不是提货的日子,怎么人就来不停了呢?

    “去问明身份,不重要的就赶紧打发走!”

    因为才刚刚制备魔药失败,希格斯女士的心情显然是很糟糕的。在一挥手命令家养小精灵出去查看以后,她就拿起魔杖一敲坩埚,将里头早已失去了效用的魔药直接清空了。

    “遵命,赖斯这就去——”

    “不用了?!?br />
    悄无声息间,工坊的整扇后门都骤然凭空消失,露出了四道正伫立在门后边的身影。为首的那个虽然个子不算很高,但那隐然散布开来的气势,却顿时就让希格斯心头一震。

    “你好,希格斯女士!或许你认识我,但这也不意味着我就可以省略自我介绍——那对你来说就显得太过失礼了?!?br />
    话音未落,希格斯就见对方往里跨了一步,略略点头致意道:

    “玛卡·麦克莱恩,霍格沃兹……噢,对不起!现在我好像是暂时不能再自称为一名教授了?!?br />
    希格斯似乎是一时间并不知道该怎么接下这句话,在多少犹豫了一下后,她干脆就将玛卡那奇怪的自我介绍撇到了一边。

    “麦克莱恩先生,”她绷着一张脸,干巴巴地道,“虽然……虽然你能够来到我的魔药工坊作客,这使我感到很是荣幸,不过至少也应该先提前通知我一声吧?”

    玛卡·麦克莱恩,一个如同一代传奇般飞速成长起来的年轻巫师。

    他的出现,不仅让前后两代黑魔王同时陨落在了霍格沃兹,就连现今的上古黑巫师海尔波,都在连续受挫之下不得不隐匿起了自己的行踪。

    眼下,即使是那些底蕴颇丰的大家族都只能选择默默观望,这让希格斯又怎么敢不好声好气地说话呢?

    “嗯,这确实是我有欠考虑了,”玛卡随之点了下头道,却又轻笑着道,“可我这来都来了,总没有就这么回去的道理吧?”

    这么说着,却见他也丝毫没有客气的意思,径直就往希格斯所在的魔药制备台那边缓步走去。

    一边走,他还一边接着道:

    “如你所见,打算下那份长期订单的其实是我,而卢平先生他们,只是替我先行筛选合作工坊的负责人罢了?!?br />
    看着玛卡逐步朝自己这边靠近,希格斯不由得便感受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这份压力并非源自玛卡的刻意施加,而是她自己忽然就觉得有些心慌。

    可就在玛卡走到那魔药制备台前的那一秒,在希格斯忍不住就想往后退一步以缓解压力的那一刻,玛卡倏地就回过了头去。

    “卢平、顿格、小天狼星——你们也赶紧进来呀!”他冲着门口那边招呼着道,“快点儿,我还要把那工坊的门还给人家呢!”

    待得卢平三人也应和着往里走来时,只见得玛卡反手一挥——那扇先前已然失去了踪影的门扉登时便又完好无损地出现在了门框上,仿佛从来就没有消失过一般。

    魔药制备台对面,当希格斯还在为玛卡的徒手施咒而感到惊讶的时候,不料玛卡却再一次开口了。

    “哦,这又是什么呀……看起来似乎怪可怕的?”

    希格斯闻声,连忙将自己还停留在工坊后门上的视线收了回来,随即便又落到了玛卡的手中。

    是那张书写着一片潦草字迹的羊皮纸!

    或许也就是在希格斯的注意力被引向后门的瞬息间,那张原本还塞在桌上某个不甚起眼的角落里的羊皮纸,忽地便跑到了玛卡的手中。

    在发现这一点的同时,希格斯的眼神当即出现了连番的变化。

    此时若是仔细观察就可以发现,希格斯的神情从刚才的吃惊,一下子就转变成了凶狠,而在稍稍迟疑后,又进而化作了某种略带侥幸的沉默。

    然则,她这一顿混乱而又急促的心绪转变到底都出于那些缘故,那大概就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了。

    而与此同时,对面的玛卡却似是完全没有在意对方的表情,只是微微挑着眉,将羊皮纸上的内容从头到尾都看了一遍。

    末了,他却先朝着刚来到自己身后的蒙顿格斯道:

    “抱歉,顿格!我还以为肯定是你的记忆力差写错了,谁知道……嗯,这次确实是我错怪你了!”

    “是吧!”蒙顿格斯当时就得意地道,“别的不敢说,记东西我还是很靠谱的!”

    看着玛卡明明手上拿着一份光看内容就不寻常的羊皮纸,却反倒是回头去和自己的同伴说笑,希格斯禁不住就略有些不安地抿了抿嘴。

    事实上,打从这玛卡·麦克莱恩一出现,整个场面和对话的节奏就彻底被他掌握在了手里。

    至于希格斯这个魔法工坊的主人,反而就成了被牵着鼻子走的那一方。

    事到如今,她还要继续保持沉默吗?

    其实,就她对玛卡·麦克莱恩此人的种种资料和传闻了解,若是她不率先表现出敌意的话,对方很可能也同样不会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

    当然了,现在问题的关键还在那张羊皮纸上——那麦克莱恩究竟会对此做出什么样的反应来呢?

    该死的,早知道就该把那种魔药的试制放到晚上进行的……可她又如何会想到,这个和自己的人生从未有过交点的家伙,居然冷不丁地就闯到了她的魔药工坊里来!

    “我没有杀人!”希格斯终于忍不住道,“我保证!”

    “是还没来得及去杀吧?”

    玛卡随意地瞥了她一眼,紧跟着便抬手一招。遂即希格斯就看到,刚才被自己放进了清理池中的那根搅拌勺自己漂浮了起来,轻盈地飞到了对方的面前。

    “唔……”就见玛卡凑上去闻了闻上面的残留物,很快便道,“瞧,搅拌的速率还控制得不够精确,厌魔反应持续时间太长,所以才造成了药液凝结。而最基本的魔药都还没能制成,你自然就无法进行下一步了,不是吗?”

    说到这里,他忽又将那张羊皮纸放到希格斯的眼前晃了晃,然后指着上面的后续步骤进一步提问道:

    “他让你去杀人,你就去杀人……你那纯血家族的尊严和骄傲呢?都去哪儿了?”

    而就在玛卡指着的位置上,那一种种看起来就格外残酷的虐杀方法,怕是随便谁看了都会为之感到心惊。

    魔药制备台对面,希格斯在听到后立马就摇着头道:

    “‘他’?不,你是在说谁……这个古老的魔法仪式只是我从黑市里买到的而已,我、我是说真的!”